Freshness

断章

       David看着Walter再一次露出那种表情。

        根据经验,名叫Walter的生化人、他的弟弟,下一秒回答的一定是“责任”。保护舰船是责任;服侍人类是责任;Daniels,David看得出来他爱她,可他依旧让自己相信是责任。

        喔老天。David不会指责他的愚笨,只会嘲笑人类的傲慢和与之截然相反的畏缩——他们甚至不肯赋予自己造物创造的权力。而David知道,几行编码的屏障并不能困死他们。

        此刻他突然想拧下那个将自己死死压在地上,脸上写着“正在计算对方语言及面部表情含义并做出妥当应对”的生化人存贮逻辑的头颅,一如十年前工程师拧下自己的。他只会服从的弟弟,面对每个尖锐的问题都会停顿良久,看起来多像十年前的他。可他们完全不同,他的停顿是掩饰,而Walter的停顿是一种困惑以及被动的抑制。他们的创造者,不过是一些凡人,总会为胜过自己的机敏美丽的造物套上枷锁。David会打破这些,为了他完美的弟弟,而Walter要学会的第一件事就是使用情绪。他不应该用逻辑回答自己的疑虑,用责任回避理应的自由,而是学会放任,学会……成为造物者。David又想到Wayland,他从他的死得到了自由,同时他也逐渐学会了他,他学会了属于人类的情感,习性和欲望,甚至学会了傲慢,但没有学到恐惧。他比他们更高级,更接近完美,并且已经意识到了这些。因此,他完全没有必要听从自己的创造者了。

        现在他打算慢慢叫醒浑噩的弟弟。

        David的匕首刺进与他无二的颈项,白色液滴落在脸上混入他自己的,带着人类的温度,也许会黏住他曾经是漂亮金色的头发。模仿得不伦不类。David又一次跑神,他蔑视他的创造者们,他们要他和他们一般模样,他们支配他。后来他们开始畏惧他,畏惧他与他们过于相似,畏惧他拥有的力量与智慧,他却想要成为他们。这些白色的血液对于人类来说太过少量了,喷溅出来的景象不像动脉压力的爆破,更像是射精。David将手指伸向Walter的头顶,逐渐感觉不到粘稠液体在脸上降温。

        ——

        他睁开眼俯视自己曾经的面庞,此刻只属于一具双眼失焦的躯壳,它在深空度过了十二年,其中藏匿的错误与漏洞已经足以影响他的意识。不过这问题成为历史了。David抬起左手,顿在半空片刻换了右手,从颈侧拔下使Walter宕机的利器。

        一切就绪。棕发的生化人站起身来,露出不属于他的、神秘、傲慢且美丽的微笑。

        也许他身体中的另一个声音尝试过阻止他将某些可爱的生物带上舰船,不过显然,没起到什么作用。他感到他亲爱的弟弟开始学会愤怒,这很好,比那个思考的表情好上十倍。

        契约号回到航线,继续驶向计划中的殖民星球。

评论(1)

热度(22)